<form id="nfzhv"><nobr id="nfzhv"><progress id="nfzhv"></progress></nobr></form>

<address id="nfzhv"></address>

<address id="nfzhv"><form id="nfzhv"><nobr id="nfzhv"></nobr></form></address>

<address id="nfzhv"></address>
        <noframes id="nfzhv"><form id="nfzhv"></form><noframes id="nfzhv"><form id="nfzhv"></form>

        著名詩人馀光中病逝,享年89歲

        來源: 徵羽 2021-08-14 15:14:37 只看該作者 |閱讀模式

        著名詩人余光中病逝,享年89歲

        ? ? 據臺媒東森新聞報道,詩人余光中在高雄醫院過世,享壽89。原先只以為是天氣多變、氣溫偏低,到醫院檢查後決定住院靜養,沒想到疑似有些小中風,肺部感染、轉進加護病房;旅居在外的女兒們也從國外趕回,謝絕采訪,結果1天之隔,這位作品多選入課本、文壇的“璀璨五彩筆”就過世,親人與文壇好友都十分傷痛。

        受到文壇大師梁實秋稱贊“右手寫詩、左手寫散文,成就之高、一時無兩”的余光中,在現代詩、現代散文、翻譯、評論等文學領域都有涉獵,大學時期就讀外文系的他,還沒畢業就在文學刊物上投稿詩作,受到梁實秋賞識後出版詩集處女作《舟子的悲歌》;畢業後,更與覃子豪、鍾鼎文、鄧禹平等當時文壇上活躍的青年詩人們,共同創立藍星詩社,《藍星》周刊也成為文壇一本非常有影響力的著作。

        余光中先生從事文學創作超過半世紀,政大臺文所教授陳芳明曾贊譽余光中在的地方就是文學中心,熟知的詩作有選錄課本中的〈車過枋寮〉、〈翠玉白菜〉、〈鄉愁〉等,還有楊弦、李泰祥等眾多音樂家譜成歌曲,成為流行歌的經典;散文作品則有〈我的四個假想敵〉、〈聽聽那冷雨〉,翻譯則以《梵谷傳》最經典、最為人所知。

        余光中作品風格

        余光中是個復雜而多變的詩人,他變化的軌跡基本上可以說是臺灣整個詩壇三十多年來的一個走向,即先西化后回歸。他一生從事詩歌、散文、評論、翻譯、自稱為自己寫作的“四度空間”。在臺灣早期的詩歌論戰和70 年代中期的鄉土文學論戰中,余光中的詩論和作品都相當強烈地顯示了主張西化、無視讀者和脫離現實的傾向。如他自己所述,“少年時代,筆尖所染,不是希頓克靈的余波,便是泰晤士的河水。所釀業無非一八四二年的葡萄酒?!?20世紀80年代后,他開始認識到自己民族居住的地方對創作的重要性,把詩筆“伸回那塊大陸”,寫了許多動情的鄉愁詩,對鄉土文學的態度也由反對變為親切,顯示了由西方回歸東方的明顯軌跡,因而被臺灣詩壇稱為“回頭浪子”。

        從詩歌藝術上看,余光中被譽為“藝術上的多妻主義詩人”。他的作品風格極不統一,一般來說,他的詩風是因題材而異的。表達意志和理想的詩,一般都顯得壯闊鏗鏘,而描寫鄉愁和愛情的作品,一般都顯得細膩而柔綿。

        其文學生涯悠遠、遼闊、深沉,且兼有中國古典文學與外國現代文學之精神,創作手法新穎靈活,比喻奇特,描寫精雕細刻,抒情細膩纏綿,一唱三嘆,含蓄雋永,意味深長,韻律優美,節奏感強。他因此被尊為臺灣詩壇祭酒。他的詩論視野開闊,富有開拓探索的犀利朝氣;他強調作家的民族感和責任感,善于從語言的角度把握詩的品格和價值,自成一家。

        余光中先生熱愛中華傳統文化,熱愛中國。禮贊“中國,最美最母親的國度”。他說:“藍墨水的上游是汨羅江”,“要做屈原和李白的傳人”,“我的血系中有一條黃河的支流”。他是中國文壇杰出的詩人與散文家,他的名字已經顯目地鏤刻在中國新文學的史冊上。

        余光中人物評價

        余光中在臺灣與海外及祖國大陸文學界享有盛譽。他曾獲得包括《吳三連文學獎》、《中國時報獎》、《金鼎獎》、《國家文藝獎》等臺灣所有重要獎項。多次赴歐美參加國際筆會及其他文學會議并發表演講。也多次來祖國大陸講學。如1992年應中國社會科學院之邀演講《龔自珍與雪萊》;1997年長春時代文藝出版社出版其詩歌散文選集共7冊,他應邀前往長春、沈陽、 哈爾濱、大連、北京五大城市為讀者簽名。吉林大學、東北大學頒贈客座教授名銜。中央電視臺春節聯歡晚會曾朗誦演出他的名詩《鄉愁》,此外,中央電視臺《讀書時間》、《東方之子》等欄目專題也曾向國內觀眾連續推薦報導余光中先生,影響很大。

        海內外對余光中作品的評論文章,大約在一千篇左右。專論余光中的書籍,有黃耀梁主編,分別由臺灣純文學出版社與九歌出版社出版的《火浴的鳳凰》、《璀燦的五彩筆》;四川文藝出版社出版的《余光中一百首》(流沙河選釋)等5種。傳記有臺灣天下遠見出版公司出版, 傅孟君著《茱萸的孩子——余光中傳》。其詩集《蓮的聯想》,1971年由德國學者譯成德文出版。另有不少詩文被譯成外文在海外出版。

        余光中作品集

        詩集

        《舟子的悲歌》、《藍色的羽毛》、《鐘乳石》、《萬圣節》、《蓮的聯想》、《五陵少年》、《天國的夜市》、《敲打樂》 《在冷戰的年代》、《白玉苦瓜》、《天狼星》、《與永恒拔河》、《余光中詩選》(1949—1981)、《隔水觀音》、《春來半島》、《紫荊賦》、《夢與地理》、 《安石榴》、《雙人床》、《五行無阻》、《余光中詩選》第二卷(1982—1998)。

        散文集

        《左手的繆思》、《逍遙游》、《望鄉的牧神》、《焚鶴人》 《聽聽那冷雨》、《余光中散文選》、《青青邊愁》、 《記憶像鐵軌一樣長》、《憑一張地圖》、《隔水呼渡》、《日不落家》。

        評論集

        《掌上雨》、《分水嶺上》、《從徐霞客到梵谷》、《井然有序》、《藍墨水的下游》。

        翻譯作品

        《梵谷傳》、《老人和大?!?、《英詩譯注》、《美國詩選》、《 New Chinese Poetry》(《中國新詩選》)、《英美現代詩選》、《 Acres of Barbed Wire》(《滿田的鐵絲雨》)、《錄事巴托比》、《土耳其現代詩選》、《不可兒戲》、《溫夫的扇子》、《The Night Watchman》(《守夜人》)、《理想丈夫》。?

        余光中詩作

        《鄉愁》

        小時候

        鄉愁是一枚小小的郵票

        我在這頭

        母親在那頭

        長大后

        鄉愁是一張窄窄的船票

        我在這頭

        新娘在那頭

        后來啊

        鄉愁是一方矮矮的墳墓

        我在外頭

        母親在里頭

        而現在

        鄉愁是一灣淺淺的海峽

        我在這頭

        大陸在那頭

        《白玉苦瓜》

        似醒似睡,緩緩的柔光里

        似悠悠醒自千年的大寐

        一只瓜從從容容在成熟

        一只苦瓜,不是澀苦

        日磨月磋琢出深孕的清

        看莖須繚繞,葉掌撫抱

        哪一年的豐收像一口要吸盡

        古中國喂了又喂的乳漿

        完美的圓膩啊酣然而飽

        那觸覺,不斷向外膨脹

        充實每一粒酪白的葡萄

        直到瓜尖,仍翹著當日的新鮮

        茫茫九州只縮成一張輿圖

        小時候不知道將它疊起

        一任攤開那無窮無盡

        碩大似記憶母親,她的胸脯

        你便向那片肥沃匍匐

        用蒂用根索她的恩液

        苦心的悲慈苦苦哺出

        不幸呢還是大幸這嬰孩

        鐘整個大陸的愛在一只苦瓜

        皮靴踩過,馬蹄踏過

        重噸戰車的履帶輾過

        一絲傷痕也不曾留下

        只留下隔玻璃這奇跡難信

        猶帶著后土依依的祝福

        在時光以外奇異的光中

        熟著,一個自足的宇宙

        飽滿而不虞腐爛,一只仙果

        不產生在仙山,產在人間

        久朽了,你的前身,唉,久朽

        為你換胎的那手,那巧腕

        千眄萬睞巧將你引渡

        笑對靈魂在

        白玉里流轉

        一首歌,詠生命曾經是瓜而苦

        被永恒引渡,成果而甘

        ?

        《等你,在雨中》


        等你,在雨中,在造虹的雨中

        蟬聲沉落,蛙聲升起

        一池的紅蓮如火焰,在雨中

        你來不來都一樣,竟感覺

        每朵蓮都象你

        尤其隔著黃昏,隔著這樣的細雨

        永恒,剎那,剎那,永恒

        等你,在時間之外

        在時間之內,等你,在剎那,在永恒

        如果你的手在我的手里,此刻

        如果你的清芬

        在我的鼻孔,我會說,小情人

        諾,這只手應該采蓮,在吳宮

        這只手應該

        搖一柄桂槳,在木蘭舟中

        一顆星懸在科學館的飛檐

        耳附子一般地懸著

        瑞士表說都七點了。忽然你走來

        步雨后的紅蓮,翩翩,你走來

        象一首小令

        從一則愛情的典故里你走來

        從姜白石的詞里,有韻地,你走來

        ?

        余光中感情生活

        初識

        1956年,余光中與范我存在臺北舉行婚禮。這年余光中28歲,范我存25歲。他們的母親是堂姐妹,因此他們是遠房表親。

        抗日戰爭勝利,17歲的余光中跟隨父母回南京,在一位姨媽家中巧遇范我存。當時范我存14歲,眼前這位表哥“理個平頭,穿一件麻布制服,看起來有點嚴肅,又有點害羞”。她常聽姨媽提起這位表兄,夸贊他書讀得好,中英文俱佳,又有繪畫天分。于是不免多瞄了他幾眼。

        年輕時期的范我存,她皮膚白皙、五官清麗,雖柔弱多病,外表楚楚可憐,可是卻有著外柔內剛的性格,深受舅舅們疼愛,眾多表兄姐也把她當作親妹妹一樣愛護。

        余光中對范我存這位初識的表妹顯然也關心,不久范我存就收到余光中寄來的一份同仁刊物,里面有余光中自己翻譯拜倫的作品。范我存收到刊物,雖然不太懂詩歌,但仍被余光中的文采所折服。

        相愛

        1949年初,范我存隨一個遠房親戚來到臺灣。她因為有肺病不能入學,所以學歷并不高。1950年6月,余光中隨家人從香港來臺灣。不久,余光中再次見到范我存,他后來在《四月,在古戰場》一文描述:“一朵瘦瘦的水仙,嫋娜飄逸,羞赧而閃爍,蒼白而瘦弱,抵抗著令人早熟的肺病,夢想著文學與愛情,無依無助,孤注一擲地向我走來…… ”

        余家顧慮范我存身體不好,范家看余光中有點書呆氣。但余光中與范我存不顧各自家長的反對,從知己發展成情侶。在范我存眼中,余光中才華橫溢,內涵豐富,穩定,可靠,富同情心。當時余光中在文壇上小有名氣,范我存對他愛慕有加。年輕的余光中,在那段炙熱的愛情時期,曾用一柄小刀,在廈門街自家院子里的楓樹干上,刻下“YLM”三個英文字首,Y代表余,L是愛,M是咪咪。

        而余光中也在范我存那里得到另一些藝術的啟發,例如西洋現代繪畫——尤其是凡高的作品,就是經由她介紹才開始認識的。

        余光中每次投稿,一定先讓范我存欣賞。除了心靈契合,他們又有共同的生活經驗:在江南和四川的童年和少年,逃難的艱苦。他們都說得一口流利的四川話,一直到今天,他們之間仍用四川話交談。他們在一起總有說不完的話,除了談音樂、繪畫、文學,也??措娪?,有時候會騎腳踏車到淡水河邊、永和的竹林中去。

        1955年,余光中開始翻譯《凡高傳》。他在白紙的正面寫譯文,反面寫情書,然后寄給范我存,由她謄寫后再寄回給他。前后11個月,全文30多萬字全由范我存陸續謄寫在有格稿紙上,之后才由余光中送往《大華晚報》發表。

        “她了解我,對文學藝術富有敏感和品位,這是最吸引我的特質?!庇喙庵谢貞洰斈陸賽鄣男那?,滿是溫柔。1956年,余光中終于和范我存結婚。在中山堂擺了15桌喜宴,賓客包括梁實秋、夏濟安、藍星詩社的詩友及余光中的同學。

        婚姻生活

        范我存婚前的嬌柔羞赧,在婚后不久就磨練成自信堅強。身體素弱的她,在生下長女珊珊后,漸漸強壯起來。從1958年到1965年,7年之間,她生下了五胎(其中唯一的男嬰出生后三天不幸早夭),余光中幸福地把她稱為“小袋鼠的媽媽”,說“她已經向雷諾阿畫中的女人看齊了?!?/span>

        對于丈夫的文學活動,范我存始終堅持參與。藍星詩社的成員把余宅當作總部,眾詩人經常進出。后來余光中在師大教書,交游更廣,家里又經常有學生來往,再加上公公余超英好客成癖,20世紀六七十年代的余宅,文人薈萃。范我存為了維護余光中創作,竭力營造一個寬闊的藝術空間,凡能做之事,均一手包辦。在女兒幼珊的印象中,余光中從來沒去過他們學校,可能連一個老師的名字都不知道,而他們也一直認為這很正常?!八康木窈蜁r間都放在文學上,生活的瑣碎細節根本無法進入他的世界?!?/span>

        范我存把全部心力都奉獻給了家庭,直到孩子大了,才開始發展自己的興趣。她喜歡賞玉買玉,慢慢成了行家。到高雄后,漸漸有人找她講玉,她便在城里的別屋開班授課。范我存乃下功夫不斷讀書自修古玉及歷史知識,她的口才本來就好,講起課來,引人入勝。后來“高雄市立美術館”成立,范我存自動申請當義工,擔任美術館導覽,頗受歡迎。

        范我存這樣評價余光中:“結婚后,他百分之百相信我、依賴我,雖然他不是常會說甜言蜜語體貼的丈夫,但是他以行動來表示對我和孩子的愛?!?/span>

        余光中這樣評價范我存:“她的優點很多,最重要的是,在精神上我們能契合,而且她能充分和我的事業、我的朋友融成一片。我們不但有共同的興趣、嗜好,又有共同的朋友,婚姻怎么會不穩固呢?”

        “家是講情的地方,不是講理的地方,夫妻相處是靠妥協?;橐鍪且环N妥協的藝術,是一對一的民主,一加一的自由?!边@就是余光中的“婚姻之道”。

        余光中簡歷

        余光中(1928-2017),臺灣著名詩人、散文家、批評家、翻譯家。祖籍福建永春,生于江蘇南京 ,曾就讀于金陵大學外 語系(后轉入廈門大學 ),1952年畢業于臺灣大學 外文系。1959年獲美國愛荷華大學(LOWA)藝術碩士。先后任教臺灣東吳大學、師范大學、臺灣大學、政治大學,現任臺灣中山大學文學院院 長。曾獲得包括《吳三連文學獎》、《中國時報獎》、《金鼎獎》、《國家文藝獎》等臺灣所有重要獎項,已出版詩文及譯著共40 余種。

        1928年重九日余氏生于南京。青年時于四川就學,在南京青年會中學畢業后進入金陵大學修讀外文。

        1945年與覃子豪、鐘鼎文等創辦“藍星詩社”,主編《藍星詩頁》。

        1946 年考入廈門大學外文系。

        1947年入金陵大學外語系(后轉入廈門大學),

        1948年發表第一首詩作,

        1949年隨父母遷香港,次年赴臺,就讀于臺灣大學外文系。

        1950年五月到臺灣,9月以插班生考入臺大外文系三年級,兩年后畢業。1952年畢業于臺灣大學外文系。

        1953年10月, 與覃子豪、鐘鼎文等共創“藍星”詩社及《創世紀》詩刊,致力于現代主義詩歌創作。

        1956年與范我存女士結婚,后育有四個女兒。年間先后任編譯官及大學教職。

        1958年到美國進修,獲愛荷華大學藝術碩士,畢業后回臺任教。先后任教于師范大學、政治大學,期間曾兩度赴美任多間大學客席講師。

        1959年獲美國愛荷華大學(LOWA)藝術碩士。 先后任教臺灣東吳大學、師范大學、臺灣大學、政治大學。其間兩度應美國國務院邀請,赴美國多家大學任客座教授。

        1972年榮任政治大學西語系教授兼系主任。

        1974年到香港任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教授。

        1985年9月離開香港回臺,定居高雄市,任國立中山大學文學院院長,兼外國語文研究所所長。十月獲中國時報新詩推薦獎。

        1988 年起余氏擔任梁實秋文學獎翻譯評審一職,對之策劃、推動所耗心血非常多。

        1991年十月于香港參加香港翻譯學會主辦的翻譯研討會,并接受該會頒贈的榮譽會士銜?,F在臺灣居住,任臺灣中山大學文學院院長。




        “紫香槐下”征稿啟事

         ? ?紫香槐下是一個文人墨客棲息的精神家園。在這里,你可以任意揮灑你的才情,提筆起舞,書寫人間冷暖悲歡,抒發自我憂思情長,詩歌、小說、隨筆、評論皆可.......題材不限,長短不限,歡迎作者入駐。

        ? ? ??所有稿件均需原創首發,稿件請以word形式發到指定投稿郵箱,并附作者介紹及照片1張。

        ? ? ? 投稿郵箱:zsxc888@126.com,紫香槐香主微信號:jkang5666。

        ?關注紫香槐,做個有溫度的人?


        ?長按二維碼,快速關注?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注冊

        x
        收藏
        收藏0
        轉播
        轉播
        分享
        分享
        分享
        淘帖0
        支持
        支持2
        反對
        反對0

        大神點評1

        跳轉到指定樓層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快三彩票